傳送日期: 2001年2月19日 PM 01:06
主旨: RNA抽出來了!
回玉里後, 將原先的cDNA做PCR.
Condition調好, mimic就很強, 但是同做的cDNA仍沒有產物.
所以, 我想是真的沒有抽到RNA吧!
今天, 抽自己的血, 再做一次. 分成兩管, 可以看見RNA跑膠後可以分出清楚的兩條bands, 不再是條碼狀的了. 這跟我在北榮時抽的結果一樣, 我真是高興極了.
電腦裡的PSP不見了, 所以無法調整明暗, 但是在照相螢幕上是很明亮的....令我的心情為之閃亮!
至於, 為何有此不同?
我今天一氣呵成, 沒有將分出的WBC拿去冰, 等有空解凍再做. 我有戴手套, 實驗室裡沒別人, 我緊閉嘴巴, 沒有說話. 至於冰上作業我也有解決方法, 我買了個冷熱敷包, 放在-20C, 用時放在盒子裡, 邊緣加水, 水就會很冰. 將eppendorf夾在冰包與盒子邊緣, 就不會倒. 溫度可以維持到做完實驗. 一個冰敷包只要一百多元, 可以重複使用, 不會有冰塊融化, 水愈來愈多的困擾.

Lai